您的位置:首页 >> 道学研究 >> 论文
道学研究

今日的心声 千年的呼唤

日期:2009-5-29   来源:中华老子网 丁振威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3125

 

呼唤标准版本《道德经》出台行世
丁振威
 
2009年是老子诞辰2580周年(或虚岁),或谓老子80岁出关时著《道德经》五千言,那么,也是该书问世约2500年了,也许“一万年太久”,值此恰到好处的四分之一万年之际,大家来对《道德经》作个历史性的回顾,可能正是时候,这将是件具有深远意义的大事。
《道德经》思想博大精深,影响深远,历代先贤乃至今日学者注疏论述之作,浩如烟海。精辟之见,是其主流。糟粕之类,在所难免。也难以定论,或褒或眨,见仁见智,姑且不论,本文专就一些实际问题,提出一些初浅看法。
今日书店、图书馆乃至一些家庭和住所的书架,书案上都有《道德经》的有关书籍,大都版本各异,其释义和断句各有千秋。这就是笔者要提出的所谓实际问题。试想一下,闻名于世的《道德经》盛行两千多年,时至今日科学文化如此繁荣昌盛,却没有一本标准的版本,岂不是一个大问题呢。怎么能更好地推广和普及呢?现在应是时候了,软硬条件应该是全都具备了,“老子故里”鹿邑,是我们最可靠的基地,其党政领导(包括省地市县)的有力支持,则是最坚实的硬件了。从中国鹿邑老子学会到中国文联等学术组织都是最权威的软件了。还有《真源》杂志、《中华老子网》都是我们最方便的平台。万事诸备,只欠行动了。或由中国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牵头组成专门的写作班子或花上一年半载甚至更多点时间。统一的、权威的、标准的《道德经》版本,一定能、一定要出台问世。这是亿万读者今日的心声,两年千来的呼唤呀!也是时代赋予的使命。更是我们应该要办的一件大实事。
文人读经一般都是讲究“详训诂,明句读”(《三字经》)。我们制订的标准版本,毕意不是在编写教科书,故只需“明句读”即对有关字词句的考正,断句的规范及有关章节的清理等工作。至于“详训诂”即详细地对原著字词句的解疑释义,则可予以省略。主要的原因,还在于解老诸家对《道德经》原旨的理解差异较大,对其内容中一些疑义争论较多。在此不防略加说明。如老子的“道”,也叫“常道”,一般仍直接的叫“道”。各家论“道”观察角度不同。如道家、道教、儒家、佛家、养生的、修炼的,还有用最现代化的量子力学论证的,更有用最古老的太极学说论证的;有讲道既是实体又是规律的,也有讲道只能是规律、绝非实体的;有讲道具有这几种性质的、也有讲是那几种的,还有认为道太神秘了的,甚至有抱全盘否定看法的等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如《老子故里话老子》第九期的《简论道》作者李之濂说:“他(老子)绝世2500余年的今天,对道通晓者,可以说尚无一人。……本人同样如此。”又说:“历代学者们对道研究,感到无从下手,一触及道的实质就错了。故而数千年来对道学研究出现千百种版本,……似乎皆在谬误中。”还说:“所以道问世数千年了,千以万人立说,尚无一人给道下确切意。我同样如此,连道门也未进,仅立于门外,对里面猜测而已。”如此再三地彻底全盘否定,是否有点悲观,近乎绝望。即使再论道下去,也是白搭呀,真是“解老论道人无数,所言皆非一片黑。”其实不然,作者只是在抒发已见,畅所欲言。因为紧接着还有他的另外两篇文章。除了他的坦率和兴致,那有什么悲观和绝望。同时,这也只是一家之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就是应该这样的,我们的解老论道不仅要继续还应加大力度,营造气氛,以繁荣我们的文化园地。话又得说回来,有句调侃的话。“老婆是别人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虽然是句玩笑话,也足以说明作者对自己成果的痴爱。这“千百种版本”的千百名作者和“万人立说”的万名作者,谁都不会去接受一句简单的否定。除非有铁一般的事实和充分的说服力。相反,谁都会认为自己的作品是最符合或最接近老子原著的。尤其是一些治学严谨的学者,旁征博引,推理构思,呕心沥血,旷日持久才脱稿,有的甚至有如“十月怀胎”,更有“十年磨一剑”的。笔者理解和敬重这样的学者和他们的精神。总之,笔者认为“解老论道人无数,个个都是好样的”。让我们继续努力,发掘和发挥老子思想的光辉亮点。
言归正传,我们可以说说有关字词句疑义的考正了。已经有很多人做过这方面的工作,发现过一些疑点并提出见解,多有共识的。诸如古时为避讳改替用字的、有改用古通用字和同音字的、有古传抄者漏错字的、或重句的、或将某章某句混入另章的、或将前章末误抄成后章首的、或有意无意混入传抄者自己意见。如于字句尾加上也字的、甚至将别人批语混入正文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都需进一步的综合整理加以完善。
关于断句的问题也有点麻烦,分歧的地方可能不多,但有的分歧点,分歧意见比较大。以第一章四句“无有”句子最为典型。
原文:“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第一组)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第二组)
以上四句以第一、二句为第一组,以第三、四句为第二组。每句中间如需要断句的话,就可能出现多种种形式,通常第一组以“无、有”断句或以“名”断句两种形式,“名”即“无名、有名”。第二组以“无、有”断句或以“欲”断句两种形式。“欲”即“无欲、有欲。”但还有诸如第一组是这样,第二组却又那样等多种情况。据笔者案上现有资料,就有如下七种类型,不知是否还存在有另两种否。
类型序号
1
2
3
4
5
6
7
第一组
不断句
不断句
无、有
无、有
第二组
不断句
不断句
无、有
无、有
1 两组都不断句,仍如上列原文成四整句。有江希张著《道德经白话解说》,高亨著《老子正诂》,钱基博著《老子道德经题解及读法》。
2 第一组以“名”即“无名、有名”断句,第二组不断句。有叶玉麟著《白话译解老子道德经》,鲁迅《出关》一文亦如此引用。
3 第一组不断句,第二组以“欲”即“无欲、有欲”断句。有《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甲本和乙本。两本都在“欲”字后加“也”再断句。
4 第一组以“名”即“无名、有名”断句,第二组以“无、有”断句。有王弼著《道德真经注》,赵毓民、赵琳著《道德经洗尘录》。
5 第一组以“名”即“无名、有名”断句,第二组以“欲”即“无欲、有欲”断句。有河上公著《老子章句》,还有戴凤岩的《自在人生》(节选),发表在《老子故里话老子》第九集。
6 第一组以“无、有”断句,第二组以“欲”即“无欲、有欲”断句,有艾畦编著《分类重编老子八十一章》。并在“欲”字后加“也”再断句。
7 第一、二组都以“无、有”断句。有张岱年著《中国哲学大纲》,陈鼓应著《老子注译及评介》。
有关“无、有”断句之争,始于宋儒以至如今。上列七类,似乎显得很复杂,笔者试图通过梳理予以简化,以缩小差异或能以某种方式达成共识。
首先我们对第一组的断句,不妨再加详察,不难发现无论怎么断句,问题都不大。举个其他例子吧!如:
“洒家姓名鲁智深是也”。——不断句
“洒家姓名,鲁智深是也”。——以“名”断句
“洒家,姓名鲁智深是也”。——以“家”断句
以上三种形式似乎分不出优劣,只是语气不同而已。不断句,很适合鲁智深那样豪迈的人,以“家”断句显得随和点,以“名”断句似乎都可以应用。再举另一稍长句子为例。如
“九斤老太其名取意于她出生时的体重。”
显然不断句不行,念不顺口;以“太”字断句,似乎前后不太协调,以“名”断句,可能好些。
第二组的断句,差异就太大了。争论焦点集中在以“常无、常有”断句,还是以“无欲、有欲”断句。两者无法调和。或可用如下两法,统一断句,任其各自解释。第一个办法是不断句,这是不得已才采用的。其实不断句的,仍持有不同的观点,都可从其解义中看出。如江希张在其“章解”中提到“无意念”和“有意念”,此即“无欲”和“有欲”的意思。高亨和钱基博书中则持有“常无、常有”的意思。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即断句是“常无、常有”,解义却是“无欲、有欲”。这就是我所要提出的第二个办法。这个现象正是出现在最负盛名的王弼版本。凡持“无欲、有欲”观点的常引用王弼的一些说法。应不致反对王弼的断句式样吧。若能如此,原则上达成共识应无异议了。
关于章节的问题,似乎已不存歧见。都流行八十一章,王弼本与河上公本都是如此。河上公的小标题,则可免去,虽也有切题的如一章的“体道”,但也有牵强的,生僻字的,甚至重名的。今人也有用小标题的,只是发表自己的理解和体会,如丹明子编译的《道德经的智慧》,张增祥译注《老子望译》载《老子故里话老子》第五集,张光华著《道德经俗译》载《老子故里话老子》第八集。
还有在八十一章基础上,打乱其原有次序重新排列并分成若干部分的。也都是其个人心得。如:赵毓民、赵琳的《道德经洗尘录》,还冠以《华夏民主思想的先河》的副标题,艾畦的《分类重编老子八十一章》冠以《中华文化源头之一,历代道家最高经典》的副标题。还有张增祥的《老子望译》。
以上就是笔者对《道德经》作了点不成系统的回顾,并提到制订标准版本的必要性。道家和道教都倡导大度包容,海纳百川的胸怀。不会有办不成事的。应该都有信心.
 
 公历2009311
夏历已丑年二月十五日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