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李姓之根 >> 老子与李姓文化
李姓之根

李氏初期思想家和道家始祖老子综考

日期:2011-4-18   来源:《鹿邑与中华李姓之根》“河南历史与考古研究”丛书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2952

 

——试破解李氏起源和老子异说的谜团
杨东晨
 
 
李姓在传统启蒙书《百家姓》中位居第四,分布于全国各地的汉族及少数民族中。“当代李姓的人口已达9200多万,为全国第一大姓,约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七点三八[1]。李姓早期思想家、哲学家和道家鼻祖老子,从生平到著作《老子》,古今都历有争议。我们据有关资料和专家研究成果对其作以简要考述,并将其在渭水中、下游(今陕西关中)的相传故事与遗迹作以介绍,以与同仁交流和共析。
一、李氏受姓始祖李利贞的族属考
李姓的起源是多元的,有出自嬴姓、姬姓,或理官名称及图腾“李树”四说,还有赐姓、少数民族的从姓或改姓等说。拙文只讨论李姓的本源问题,其他从略。
1.李氏受姓始祖应是李利贞
李姓的起源,史书记载甚明。宋朝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卷七0《宗室世系表上》云;“李氏出自嬴姓。帝颛顼高阳氏生大业,大业生女华,女华生皋陶,字庭坚,为尧大理(刑法之官)。生益,益生恩成,历虞、夏、商,世为大理,以官命族为理氏。至纣(前1075~1046)之时,理征字德灵,为翼隶中吴伯,以直道不容于纣,得罪而死。其妻陈国(都城在今河南淮阳)契和氏与子利贞逃难于伊侯之墟(其地难以确指,隋代置的伊州在今河南嵩县西南;西汉的伊乡侯国在今山东省东南。从陈国契和氏携子利贞逃难析,伊侯的废都应在今山东省东南),食木子(今李树之果)得全,遂改理为李氏。”利贞由“理姓”改姓“李”,遂成为始祖。宋代郑樵撰《通志·氏族略》取此说法。《续通志》与《清通志》的《氏族略》亦然。虽然《姓氏考略》云:“理、李古字通。”但我们认为“理”姓是出自官名,“李”姓则是出自结果子的“李树”,含义有别。因此,李氏的受姓祖先应是李利贞,距今已3070多年。
2.皋陶与其远祖先颛顼的族属
《新唐书》记载“李氏出自嬴姓”及皋陶的先世后,姓氏书基本袭用此说。近现代史学家也由此而对颛顼帝高阳氏的族属问题有了分歧。郭沫若主编《中国史稿》云:东“夷人较早融入华夏族的,还有颛顼和帝喾两个分支。”[2]又云;“由于颛顼和帝喾这两个夷人分支有近亲关系,所以关于他们的传说往往有互相穿插的地方。”[3]赞同郭老观点的袁义达等先生亦说:“第一支出自嬴姓。李氏的远祖可追溯到4000多年前的‘五帝’时代的高阳氏颛顼,出自嬴姓。颛顼氏族属于东夷族,最早活动于今河南东部,后来北迁到帝丘(顿丘之误),即今河南濮阳西南。到了唐尧时代,颛顼部落已分为八个氏族,其一为庭坚,其首领皋陶,为尧帝的大理官,即法官。其子伯益掌管火种和驯养兽鸟,协助大禹治水,获姓嬴。治水成功,颛顼氏族也得到了发展。皋陶的子孙一直作大理之官。至夏朝时,其子孙以官名为氏,即理氏。商朝末,大臣理征因正直敢言得罪了纣王,被害。其子利贞出逃,隐于今河南西部嵩县的伊水旁。因靠树上的果子(木子)充饥才得以存活,遂改理氏为李氏。李姓至今已有3100多年的历史。”[4]此说只是概况,细节问题还需要深入讨论。为了理清颛顼帝的族属和其与皋陶的关系,我们就得从宋朝以前的古文献中去探讨。
(1)颛顼为黄帝之孙而属于华夏族的古帝
《史记·五帝本纪》载“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帝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高辛于颛顼为族子(即颛顼的侄子)。”《大戴礼记》云:“宰我曰:‘请问帝颛顼?’孔子曰:‘颛顼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乘龙而至四海,北至幽陵,南至交趾,西济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即帝颛顼时,华夏部落联盟的辖域,已北至今内蒙古、南至越南北部、西至甘肃西部、东至海,十分辽阔。颛顼及其侄子帝喾为黄帝后裔,属于华夏族,几乎是古今史学家的共识。王玉哲先生说:“黄帝、炎帝等华夏部落居于黄河上游、中游。”至于颛顼帝为何会被传说为东夷人,当另文考述。
(2)皋陶应为东夷族华夏化的少昊族
《新唐书·宗室世系表上》“帝颛顼高阳氏生大业”之说,是宋代学士的认识,与古文献有异。《史记·秦本纪》载:“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今小燕子)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娶)少典(其部族在今河南新郑市)之子(女),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可见大业是颛顼帝后裔(不知传了多少代)女修与其东夷(今山东)族之夫所生,非颛顼之子。《索隐》云:“女修,颛顼之裔女,吞鸟乙子而生大业,其父不著。而秦、赵以母族而祖颛顼,非生人之义也。”《史记·五帝本纪》载:皋陶(即大业)、伯益(即大费)等,“自尧时而皆举用,未有分职(即有官职而无封疆土)。”于是舜帝任“皋陶作士”(狱官之长,如同后世的大理卿,主管刑狱、法律)、任伯益“主虞”(掌管山泽之官)。因为皋陶与伯益生地不同,姓氏相近,又同时出任华夏部落联盟机构管理人员,所以古今史学家多认为二人非“父子”关系。晋代皇甫谧《帝王世纪》云,皋陶“生于曲阜(今属山东)。曲阜,偃地。故帝(舜)因之而赐姓曰偃。”伯益(即大费)的生地在嬴[5](今山东莱芜县西南40里处的嬴水)。《帝王世纪》云:“伯翳(益)为舜主畜多,故赐姓嬴氏。”《说文解字》云:“偃、嬴,语之转耳。”《史记·秦本纪》司马贞《索隐》案:“《左传》郯国,少昊之后,而嬴姓盖其族也,则秦、赵宜祖少昊氏。”说明皋陶、伯益是两个同一祖先的胞部落。杨向奎先生说:“嬴、偃音同,或即一姓”。“徐为嬴姓,舒为偃姓;今知徐、舒为一,偃、嬴自非二矣。”[6]郭沫若先生亦云:“皋陶是偃姓,伯益是嬴姓。偃、嬴,一音之转,当是从两个近亲族部落发展下来的。”[7]林剑鸣先生考证:秦人的嬴、偃二姓为一音之转,系模仿其图腾“玄鸟”的“嘤嘤”叫声而来的[8]。少昊氏亦姓嬴,后裔皋陶、伯益自然袭其姓,居于东方(称东夷)。但皋陶、伯益非“父子”关系。理姓出自嬴姓伯益之子恩成及子孙的“理官”,非皋陶后裔之理官。因少昊与黄帝约同代,又联合组成了华夏族,故《尚书》等,又往往将源于东方的帝舜、皋陶、伯益等列入黄帝族系。所以说,“理姓”出自皋陶后裔的“理官”名,实为出自东夷而华夏化的少昊裔族,非出自帝颛顼的姬姓。史国强先生说:“李姓为中国五大姓氏之一,源自上古八大姓之一的嬴姓,为少昊氏后裔。少昊之后有皋陶,帝尧为部落(联盟)首领时任理官,掌管刑狱诉讼之职。其后世子孙以祖上职官为姓,成为理氏。殷朝末年,皋陶后裔理利贞为逃避纣王迫害,随其母契和氏出逃,至伊侯之墟,避于李树之下,饥食李果,遂改理为李姓。”[9]此说显然是袭皋陶为伯益之父亲传统观点而言的,显然不妥切。
二、鹿邑人老子李耳生平事迹考
老子被后世尊奉为思想家、哲学家和道家始祖,尤其是相传为老子所撰的《道德经》(初称《老子》),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关于其生平及时代等,更是充满着神秘色彩,使人难以研究和定论。
1.老子父母和生地苦县考
《史记》卷六三《老子韩非列传》载:“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史也。”《正义》“韦韬《玉机》及《神仙传》云:‘老子,楚国苦县濑乡曲仁里人。姓李,名耳,字伯阳,一名重耳,外字聃。身长八尺八寸,黄色美眉,广额疏齿,方口厚唇,额有三五达理,日角月悬,鼻有双柱,耳有三门,足蹈二五,手把十文。周时人,李母八十一年而生。’又《玄妙内篇》云:‘李母怀胎八十一载,逍遥李树下,乃割左腋而生。’又云:‘玄秒玉女梦流星入口而有娠,七十二年而生老子。’又《上元经》云:‘李母昼夜见五色珠,大如弹丸,自天下,因吞之,即有娠。’张君相云:‘老子者是号,非名。老,老也。子,孳也。考教众理,达成圣孳,乃孳生万物,善化济物无遗也’。”《集解》:“《地理志》曰苦县属陈国。”《索隐》按:“《地理志》苦县属陈国者,误也。苦县本属陈(今河南淮阳县),春秋时楚灭陈,而苦属楚,故曰楚苦县。至高帝十一年(前196),立淮阳国,陈县、苦县皆属焉。裴氏所引不明,见苦县在陈县下,因云苦属陈。今检《地理志》,苦实属淮阳郡,苦音怙。”《正义》:“按表云淮阳国。景帝三年(前154)废。至天汉(前100~前97)修史之时,楚节王(刘)纯都彭城(今江苏徐州),相近。疑苦此时属楚国,故太史公书之。《括地志》云:‘苦县在亳州谷阳县界。有老子宅及庙,庙中有九井尚存,在今亳州真源县也’,厉音赖。《晋太康地记》云:‘苦县城东有濑乡祠,老子所生地也’。”《索隐》按:“葛玄曰‘李氏女所生,因母姓也。’又云‘生而指李树,因以为姓’。”又按:“藏室史,周藏书室之吏也。又《张苍传》‘老子为柱下史’,盖即藏室之柱下,因以为官名。”唐代文人学士花这么多笔墨作注,足见老子神秘色彩之浓。从这些注解中,我们可以知道以下几个方面的史实。
(1)老子和其母的真实身份
老子母亲的“梦流星入口”与吞天上落下的“五色珠”而怀孕,“割左腋”或“生”子,以及“八十一岁”或“七十二岁”而生子,则均有道家的渲染成分,以示老子为“神仙”体;母亲怀胎有天帝的“祥瑞”,以示“母子”都非凡人。实际上,老子的母亲如同凡妇一样,结婚生子,也不可能81岁“割左腋”或72岁生李耳。《新唐书·宗室世系表》上载:“利贞亦娶契和氏女,生昌祖,为陈(国,在今淮阳)大夫,家于苦县。生彤德,彤德曾孙(4代孙)硕宗,周康王赐采邑于苦县。’五世孙乾,字元果,为周上御史大夫,娶益寿氏女婴敷,生耳,字伯阳,一字聃,周平王(前770~前750)时为太史。”从注释知,李耳,又叫“李重耳”;号有老子与“伯阳父”二称。其姓李,是袭李利贞以来之姓,并非其母为“李氏女”而随姓,也非“生而指李树,因而为姓”。从上引资料知,李耳是一位身材魁梧、手大足长、额宽面阔、鼻高唇厚、浓眉大眼、双耳垂肩的目光远大智士。他出身于上御史(史官)大夫之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熏陶和教育。
(2)老子的故里确为今河南鹿邑县
关于老子的出生地,古今无什么争议,只是历代行政名称的变化及其属地的不同,而有楚国、淮阳国(或郡)所属之苦县,或亳州(今属安徽)阳谷、真源等说,实为一地的异名。春秋、战国时期为苦县,曾归属于楚国,遂有“楚苦县”之称。东晋咸康三年(337)在苦县(今河南省鹿邑县东)置谷阳县,北魏沿袭,归属于亳州府。唐高宗乾封元年(666)又改谷阳县为真源县,武则天载初元年(689)更名仙源县,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又复名真源县,仍归属于亳州。治所均在苦县故城。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增置卫真县(治所在今鹿邑县东部),元世祖至元二年(1265),将其合入鹿邑县,命名统一使用鹿邑。“鹿邑位于河南省东边,涡河畔,与安徽省为邻。春秋时今县名‘苦’,县境西部有鸣鹿城。鸣鹿城传说即是糜鹿众多,以常有鹿鸣为名的。北朝省‘鸣’字,为鹿城。隋文帝开皇八年(598)在‘故鹿城地’置县,名鹿邑。”[10]可见鹿邑县城史之悠久:以春秋始计算有2779年,以称“鹿邑”计算则有1401年。老子生于“楚苦县(今鹿邑县)厉(赖或濑)乡曲仁里”之载是真实而准确的,也是符合历史实际的。
2.老子生活时代和事迹考
关于老子的生卒及岁数,古今难以确知。西汉伟大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只好说:“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索隐》:“此前古好事者据外传,以老子生年至孔子时,故百六岁。或言二百余岁者,即以周太史儋为老子,故二百余岁。”《正义》:“盖,皆疑辞也。世不昀知,故言‘盖’及‘或’也。《玉清》云老子以周平王时见衰,于是去。《孔子世家》云孔子问礼于老子在周景王(前544~前520)时,孔子盖年三十世,去平王十二王。此传云儋即老子也。秦献公与烈王(前375~前369)同时,去平王二十一王。说者不一,不可知也。故葛仙公《序》云‘老子体于自然,生乎大始之先,起乎于无因,经历天地终始,不可称载。’”可见老子的生卒年、寿命年数是多么的“玄而又玄”,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和以后的史学家、道家,均说不清了。郭沫若先生亦说:“关于老子的存在,司马迁竟提出了三种解说来,一个是老聃,一个是老莱子,一个是太史儋。而关于老子的年代,则前两说以为是和孔子同时,后一说直在孔子死后百二十九年。看他引了好几个‘或曰’,便可知道这些问题在汉时是怎样的异说纷纭莫衷一是的。司马迁很想把三种主张都调和起来,故而加上了一句‘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的盖然的推测,又谓‘或言二百余岁’,可见在司马迁之外还有主张调和说的人。在三种异说之外更加上这种调和说,关于老子的存在和年代可算有四五种异说。”[11]我们对这些说法分析后,有以下的认识。
(1)老子出生的年代和所处的时代应为春秋末期
老子的父亲李乾,字元果,何时任周朝“上御史大夫”(春朝以前的史官),无详载;母亲益寿氏,更无详载。《吕氏春秋·重言》下高诱注云,“老聃无为而贵道德,周史伯阳也,三川竭,知周将亡,孔子师之也。”《史记·周本纪》载:“幽王二年(前780),西周三川皆震。伯阳甫曰:‘周将亡矣。夫天地之气,不失其序,若过其序,民乱之也。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实震,是阳失其所而填阴也。阳失而在阴,原必塞;原塞,国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也。土无所演,民乏财用。不亡何待!若伊(水)、洛(水)竭(二水在今河南洛阳会合)而夏亡,河(河南)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其川原又塞,塞必竭。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国之征也。川竭必山崩。若国亡不过十年,数之纪也。天之所弃,不过其纪。’是岁也,三川(指今陕西渭河、泾河、北洛河川谷)竭,岐山(今陕西岐山一带)崩。”《集解》“韦昭曰:‘伯阳父,周大夫也。’唐固曰:‘伯阳父,周柱下史老子也’。”又载“徐广曰:‘泾、渭、洛也。’驷按:韦昭云‘西周镐京(今西安市长安区沣河东)地震动,故三川齐动’。”《新唐书·宗室世系表上》亦载老子是“周平王时为太史”。依此说,则老子为周“守藏室之史”(又称柱下史)的年代,当在周幽王时期(前781~前771)。薛致玄《道德真经藏室纂微开题科文疏》考证:“老子生于商王武丁之九年(前1141)二月十五日卯时。”这是我们见到的最早老子具体生年。若以此年计算,至幽王被杀时老子已370岁,根本不可能。因此说,《周本纪》载幽王时期的“伯阳甫”(史官),应是西周幽王时期的史官,非字伯阳、号伯阳父的李耳(老)子。
《史记》卷六三《老子韩非列传))载:“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辞海》云:“孔子(前551~前479),春秋末期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儒家的创始者。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东南)人。”若以《新唐书》所说老子是周平王(前771~前720)的“太史”论,按老子30岁为太史计算,到孔子出生时老子则活了110岁(前74l减去前551),似也不可能。《辞海》不提老子的生卒年,是谨慎的。20世纪90年代末,笔者曾对文献进行排比分析,以拜老子为师的孔子生卒年而提出:老子约生于周灵王元年(前571),卒于周敬王三十九年(前481年,享年91岁<虚岁>)。这一认识与新世纪学者的研究,不谋而合。李若驰等云:“老子适逢春秋末期,大约生于周灵王二年(前570)至周敬王四十年(前480)之间。这在《史记》中有记载,而且较为可信。”[12]仅相差一年。冯国超云:“老聃(约公元前57l~前480),姓李,名耳,字聃,楚固苦县(今河南鹿邑)人。”[13]其研究出的老子生卒年,与拙见完全相同。可见老子确为春秋末期人。
(2)老子是孔子之师
老子在春秋晚期曾任过东周(都城在今河南洛阳)王室管理藏书的史官,孔子问礼于他。《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载:老子向孔子说:“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言君子,得明主则受欢迎而驾车行事),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不逢时和不得明主则徒步行事无功)。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我听说,好商人藏其宝物不示外人,君子有盛德不傲视人)。去子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你要去掉骄傲姿态容色与淫欲之志,这些都对子的身体无益处)。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由此我们可知老子道德是多么的高尚和谦逊,对孔子是多么的关心;还可知孔子闻过则喜,对德高望重的老子是多么的敬重、佩服和赞扬。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到周王室向老子问礼(约前522),老子还讲了一些人生的修德哲理。文曰:“鲁南宫敬叔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惧,适周向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辨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无以有己。’孔子自周返于鲁,弟子稍益进焉。”孔子的确是老子的弟子。
郭沫若先生对《庄子》、《韩非子》、《吕氏春秋》、《大戴礼记》等有关篇章研究后,得出结论说:“细考老子即是老聃,略先于孔子,曾教导过孔子,在秦汉以前的人本来是没有问题的。” [14]又说:“孔子曾以老子为师,除上述《庄子》及《吕氏春秋》之外,在儒家典籍中已是自行承认的。”[15]李若驰等考证;“大约周景王十年(前535),老子到鲁国一个叫巷党的地方去参加一位朋友的丧礼,那时候年仅17岁的孔子在那里担任丧祝(帮助理丧事的司仪),因此,他第一次向老子请教一些有关周礼的理论与制度问题,老子当时已经是精通周礼的学者了。”[16]老子之所以会去巷党,是因为周景王继位后的第四年(前541),对老子不满意的甘简公当权,免了其史官职务,闲住于苦县家中之故。
(3)老莱子应是约与老子同期的人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载;“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正义》:“太史公疑老子或是老莱子,故书之。《列仙传》云:‘老莱子,楚人。当时世乱,逃世耕于蒙山之阳(今山东蒙阴县蒙山之北),莞葭(芦苇杆)为墙,蓬蒿为室,杖木为床,蓍艾为席。菹菱为食,垦山播种五谷。楚王至门迎之,遂去,至于江南而至。曰:‘鸟兽之解毛可绩而衣,其遗粒足食也’。”《辞海》释老子时也云“一说”老子或即“老莱子”,未肯定。我们从司马迁所说老莱子“与孔子同时云”析,老莱子应是与孔子同一时代的楚国隐士,与老子非一人。《辞海》云:“老莱子春秋末年楚国隐士。相传居于蒙山之阳,自耕而食。有孝行,年七十,常穿彩衣为婴儿状,以娱父母。楚王召其出仕,不就,偕妻迁居至江南。见于《高士传》、《列女传》、《太平御览》卷四百三十引《孝子传》等。《史记·老子列传》:‘或曰:老莱子亦楚人,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老莱子一生未出仕,老子为周王室柱下史;老莱子偕妻迁江南,老子西游不知所终;二人事迹、言行、著书名均不同,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二者的混淆,是与著作都“言道家之用”所致。
(4)太史儋是战国中期人而非老子
《史记·老子韩非子列传》载:“自孔子死(前479)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然其知否。老子,隐君子也。”秦献公继位于公元前384年,去世于公元前362年,在位22年。周太史儋西入秦见秦献公,必在献公执政期间。孔子死后“百二十九年”为公元前350年,献公已死12年,太史儋怎么能见到他?因而我们分析,太史儋应是比秦献公生年早、死年晚的史官。因其德高望重,秦献公才会接见,并听其谈古论今。“百二十九年后”,即公元前350年时,太史儋还健在,“见秦献公”当是司马迁的“追述”之语。司马迁对此说不敢肯定,才连用两个“或”,意为太史儋可能是老子,也可能不是。如上所述,老子是春秋末期人,太史儋出生时,老子已死近百年,怎么有可能老子与太史儋为一人。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云:“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于卫,蘧伯玉;于齐,晏平仲(即晏婴,生年不详,死于前500年);于楚老莱子;于郑,子产(生年不详,死于前522年);于鲁,孟公绰。”可见老子生年比孔子早、非楚国隐士老莱子或周太史儋,是千真万确的。还有一重要的证据,就是老子的世系清楚。
附:商末李利贞至战国李跻世系示意表
少昊(嬴姓)后裔嬴益-→子恩成(任理官)-→后裔理征(以官名为姓)-→子理利贞更姓李(始祖)-→子李昌祖(任陈国大夫,家居于苦县)-→子李彤德-→其4代孙李硕宗(周康王赐采邑于苦县)-→其4代孙李乾-子李耳(老子,李利贞11代孙)-→后裔李宗(魏国大夫)-→子李同(赵国将军)-→子李兑(前295年后由司寇升为赵相国)-→子李跻(被赵王封为阳安君)
三、老子西游和著《道德经》考
老子李耳是有文字记载的春秋末期思想家,其书《老于》“言道家之用”。被东汉出现的道家作为理论,尊奉其为道家始祖。因其生、卒年失载,《老子》一书的“文笔和内容——如并言‘仁义’,如言‘万乘之主’等——的确不是春秋末年人所能有,因知其书必系晚出。汉(代)人盖早见及此,故或则疑老子非老聃,而以老莱子或太史儋为解,或则言老子长寿,至战国中叶犹存,这便结果成为了司马迁那篇支离灭裂的列传。” [17]从而导致了老子与老莱子、太史儋的混淆,《老子》书形成于春秋、战国、秦汉之际等的争议[18]。且从目前的《道德经》论著或文章看,均署名或说为老子所撰。
1.老子撰《道德经》于陕西周至县楼观台之说
周景王十五年(前530),在王室内讧中甘简公,甘悼公相继失势。甘平公掌政后,召被甘简公免职在家的老子回朝,继续任守藏之史。《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云:“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今洛阳)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有的学者研究,“公元前520年,周景王驾崩,子丐之党与王子朝争夺王位,王子朝一党败退时,竟用武力掠走了周朝的大批典籍到楚国”[19],老子失职被免官,回到“宋国相邑曲仁里”。之后,他隐居沛(今江苏沛县)地湖泽。隐居其间,老子曾接待过前来“问学的柏矩、杨朱和桑庚楚等人”。“战乱使得沛泽一带荒凉凋敝,生活也十分艰苦。吴与楚之战在短期内是不会停下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他便产生了长期隐居避乱的地方的念头。当时的情势,只有秦国比较安定,所以老子准备西游。”[20]此说比较接近史实。老子相传骑“青牛”西游的路线,走的是古函谷关,与今之陇海铁路线相仿。他游历过今陕西关中的名山、河流、关塞及名胜古迹,以及甘肃的部分地区。
老子撰《道德经》,是应函谷关(今河南灵宝西南至陕西潼关之间)令尹(行政长官)喜之邀请的。《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索隐》曰:“李尤《函谷关铭》云‘尹喜要老子留作二篇’,而崔浩以尹喜又为散关(今陕西宝鸡市区南)令是也。”《正义》:“《抱朴子》云:‘老子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为喜著《道德经》一卷,谓之《老子》。’或以为函谷关。《括地志》云:‘散关在岐州陈仓县东南五十二里。函谷关在陕州桃林县西南十二里’。”《集解》:“《列仙传》曰:‘关令尹喜者,周大夫也。善内学星宿,服精华,隐德行仁,时人莫知。老子西游,喜先见其气,知其人当过,候物色而迹之,果得老子。老子亦知其奇,为著书。与老子俱流沙(今甘肃敦煌市)之西,服巨胜实,莫知其终。亦著书九篇,名《关令子》’。”《索隐》:“《列仙传》是刘向(西汉人)所记,物色而迹之,谓视其气物有异色而寻迹之。又按:《列仙传》老子西游,关令尹喜望见有紫气浮关,而老子果乘青牛而过也。”令尹“喜”,据考证“字公文,天水(今属甘肃)人,周大夫,古天文学家。庄子称老子与尹喜为‘博大真人’,后道徒尊喜为‘九天仙伯文始真人’。尹喜有《西升经》、《关尹子》传世,两书是仙学的内修的最早经典。”[21]其墓在今周至县楼观台宗圣宫遗址西南约200米处,陵园占地2亩,冢高约6米,围墙为种植的荆棘灌木丛,当地人俗称为“荆坟”或“黑坟”。墓已毁,留有清道光年间的《周大夫关尹喜之墓》石碑,墓前有石羊、石兽等[22]。至于相传他先辞官隐居,结草为楼观,再任关尹迎老子、拜老子为师学艺,再辞关尹陪老子同游散关,西至流沙等就略而不论了。有名有字有生地的“关尹喜”,学界、尤其是陕西周至、甘肃天水的学者,未见有人怀疑过。相传老子死后的葬地,有槐里(今陕西兴平)、户县、周至县等说,以周至楼观台比较可信。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一九云:“就水出南山就谷,北经大陵河,世谓之老子陵。”就水今称峪河,西距楼观六七里。北周甄鸾《笑道论》亦载:“老子死关中,坟垅见在。”就峪口西侧山陵下留存有清乾隆年间陕西巡抚毕沅题书的“老子墓”碑。山陵顶端有一个石洞,门楼为砖券,额嵌汉白玉匾,刻“吾老洞”三字。洞前据《吾老洞四址山图》刻铭载:元朝曾修建有道院,世称西楼观。山陵下有石拱桥一座。《陕西通志》与洞前碑石均载:老子西来楼观时修洞,后“羽化”于洞中。洞内有一石函,藏老子头骨。探者甚多,均为洞中阴风所阻。我们认为,按春秋时期“叶老归根”观念,老子也很可能会死葬于故里苦县,未去调查过,不便发言。不过,“羽化”之说,是汉代道教形成后的葬俗,春秋末期的老子作为史官、思想家及哲学家,是不可能“坐化”的。
由于相传老子西游活动地较多,又以尹喜的草楼观较为集中,所以周至县楼观台从秦始皇二十八年(前219)始修建老子陵庙起,历汉晋南北朝,至唐代楼观台的庙宇等建筑达到鼎盛时期。宋(金)元明清继续维护或增修,已成天下道教名圣之地。历民国至建国后,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经政府、道教界及民间捐资兴建,楼观台已成为全国道教著名圣地和旅游景区,主持任法融师已被推举为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主要建筑和遗迹有宗圣宫、说经台、上善宫、清庙、玉华观、会灵观、吕祖阁、炼丹峰、石楼山、太平渠、闻仙谷、化女泉、尹喜墓、大秦寺、老子墓、延生观、元始台、仰天池、迎阳洞、十老洞及各种碑刻等[23]
2.从学术研究考察《老子》成书的时代和著者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及诸注释,以及楼观台历代碑刻,都说“喜”是周大夫,恳请老子写《道德经》的人,几乎无怀疑者。其实早在1934年,郭沫若先生就在考定老子是春秋末期人的文章中,就对“喜”的有无和老子撰就《道德经》提出了疑问,并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考证工作,几乎是尽查了先秦典籍及汉代后的有关书籍。他得出结论说:司马迁在《老子韩非列传》中关于老子西游的“一段文字不用说完全是后起的传说,而这传说之起当在汉初。这儿说的‘关令尹’就是《庄子·天下篇》和《吕氏·不二(篇)》的关尹。关尹即是环渊,关环尹渊为一声之转”。“只因环渊或写为关尹,汉人望文生训为‘关令尹’。又因‘上下篇’本为环渊即关尹所著录,故又诡造出老子过关为关令尹著书的传说。这种传说的人大约是主张太史儋一说的人,因为太史儋由周入秦路必经关,故混淆史实与误解与推测而成此莫须有的一场公案。到了《汉书·艺文志》更说出了关尹名喜的话来,那又是误解了《史记》的‘关令尹喜曰’一句话弄出来的玄虚。其实《史记》的‘喜’字是动词,是说‘关令尹’欢喜,并非关令尹名喜也。”[24]实为发人深省之高见。不过,从史料和碑铭看,周代(东周)史官、上邽(今天水)人喜,在老子西游时任关尹,迎接、陪游并拜老子为师。是可信的。《辞海》云:“关尹,相传春秋末道家,曾为函谷关尹。一说姓尹名喜,《吕氏春秋·不二》称‘关尹贵清’。《庄子·天下》把他和老聃并列,赞叹他们是‘古之博大真人’。他主张‘其动若水,其静若镜,其应若响’,所以他‘未尝先人而常随人’。在基本思想上和老聃一致。《汉书·艺文志》著录《关尹子》九篇。现存《关尹》,系后人伪作。”可知尹喜又叫尹贵清,确有其人。太史儋是战国时期人,喜是不可能见到他的。同理,环渊是战国时期人,他也不可能见过西游的老子。
喜为老子弟子,同为春秋末期人,而《道德经》的思想、语言却是战国人的,就得从战国士人中去寻找。郭沫若先生也在大量翻检文献的基础上,得出了去伪存真的结论,写了较长的一段话。主要是说,他赞同唐兰先生的“老子即是孔子之师老聃的语录,其成书年代当与《墨子》同时”的观点,并以确凿的证据论述将老聃语录辑为《道德经》(上下篇)的再传或三传弟子“就是楚人环渊”。[25]并又旁征博引,考证出环渊的异名亦有十多个,总结说;“《老子》上下篇乃环渊所录老聃遗训,惟文经润色,多失真之处,考古者须得加以甄别;“环渊生于楚而游于齐。大率与孟子(约前372~前289)同时,盖老子之再传或三传弟子。”[26]从而破解了春秋末期的老子之书,怎么会有战国中期人的思想和语言之谜。1974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一批帛书中,发现的甲、乙本《道德经》与传世的次序有别,是上篇为《德经》、下篇为《道经》。它佐证了《道德经》确为战国著作,5000言包含了哲学、政治、伦理、人生、道德、修养等丰富内容。
令人遗憾的是,郭老独到深刻精辟的见解,长期(达75年)以来未引起人们的重视,接续并再作进一步研究的学者更少。这可能与从汉初以来就混淆、误传;一些论著及碑刻以“喜”迎老子写《道德经》为信史;民间也久传为真,以致“积重难返”有相当大的关系。或者可能是老子及其书的问题太复杂,涉及书籍和社会面太广,难度太大(如不大量仔细读先秦典籍,谁会怀疑关尹还有人名之义),令人望而生畏,故而却步,致使花大力气、下苦功夫研究,正本清源者极少。笔者赞同郭老的学术观点,认为很有再进一步研究的必要。对于各地久传并早已形成的各种纪念性建筑、碑石、旅游胜地,只要人们信仰,就听其自然,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以学术研究去评判或纠正了。
综上所考述,李氏起源于“华夏化”的东夷少昊之嬴姓,受姓始祖为李利贞,已有约3070年的悠久历史。苦县(今河南鹿邑县)人老子李耳为利贞的第11代孙,是春秋末期(约前57l~前481年)的思想家、哲学家,后被道家崇奉为始祖,与伯阳甫、老莱子、周太史儋非为一人。其著作《老子》(即《道德经》上下篇),系由再传或三传弟子环渊(又叫关尹、它嚣等,约前372至前289年的人)录其遗训并润色而成。对于全国各地相传的老子故事或遗迹,甚至误传的“关令尹喜”请求老子写了《道德经》等,我们主张应尊重民俗和当地人民的意愿,听其自然。不必以历史研究的学术观点去衡量或辨别其真伪。古今的民间传说或旅游景点,与历史研究是既有联系而又有区别的。各地人民挖掘历史的传说的人物(含姓氏)和文化,发展旅游事业,振兴经济,对民族复兴和小康社会建设都是有积极作用的。
(作者为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1] 袁义达主编、邱家儒副主编:《中国姓氏·三百大姓》(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上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页。
[2] 郭沫若:《中国史稿》(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14页。
[3]郭沫若:《中国史稿》(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17页。
[4] 袁义达主编、邱家儒副主编:《中国姓氏·三百大姓》(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上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3页。
[5] 何光岳:《东夷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24页。
[6] 杨向奎:《夏民族起于东方考》,《禹贡半月刊》第七卷第六、第七期合刊。
[7]郭沫若:《中国史稿》(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14页。
[8] 林剑鸣:《秦史稿》,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
[9] 史国强:《中国姓氏起源》,山东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3页。
[10] 牛汝辰:《中国地名由来词典》,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212页。
[11]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4页。
[12]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19页。
[13] 冯国超:《中华文明史》,京华出版社,2004版,第1页。
[14]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4页。
[15]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7页。
[16]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23页。
 
[17]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6页。
[18]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9页。
[19]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23页。
[20]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23页。
[21]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85页。
[22]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85页。
[23] 李若驰、许文辉:《道教圣地楼观台》,三秦出版社,2003年版,第77~90页。
 
 
[24]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6~197页。
[25]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196页。
[26] 郭沫若:《青铜时代》,科学出版社,1957年版,第202~203页。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