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子文化 >> 老学天地
老子文化

过 年

日期:2010-2-9   来源:中华老子网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6268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眨眼间,又进入了腊月:快过年了。但是,我从步履匆匆的人流中,丝毫没有感觉到年味。每当此时我不禁想起年少时在老家过年的情景。

  小时候,父亲常说“小寒大寒磨麦过年”。意思是大寒一到,就要过年了。没错,大寒一到,已是隆冬腊月。一入腊月,也就离过年不远了,人们开始为过年忙碌起来。

  俗话说:“吃了腊八饭就把年货办。”记得我还在回味腊八粥的美味时,父亲就抡起了家中的斧头开始劈柴,母亲也把舍不得吃的小麦拿出来淘洗。之后,哥哥姐姐们就开始在村中的磨房里推磨磨面。这时我知道,快要过年了,我们一年中最为向往的日子就要到了。因为那时候,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肉饺子、吃白馍、穿新衣、放炮仗,过快活的日子。腊八过后,寂静的村庄开始活跃起来。这时赶集上店的人们络绎不绝,农村的集市开始乱市,天天都有集赶。男女老少在集市上摩肩接踵。由于那时还很贫穷,集市上的年货不是那么充足,买东西的时候又要挑挑拣拣,所以,人们往往要赶几个集才能把年货买齐。所谓年货,也只是扯些布、买些萝卜白菜豆腐粉条之类的东西。当然鸡鸭鱼肉是要买一些的,但只是寥寥的几斤。就是这些,也让我们激动了好久,我们盼望过年的心情更加迫切了。

  在我们的殷切期盼中,年越来越近了。“二十三,祭灶天”。到了腊月二十三这天,母亲就将请来的灶神像贴在厨房的墙上,点燃香火,在灶神的嘴上抹上糖稀。说是用糖稀粘住灶神的嘴,好让他上天汇报时多言好事,保佑全家平安多福。

  “二十六,要烀肉”。烀肉这天,由于我家的客人多,父亲往往买些猪头下水,招待客人。父亲将洗好了的猪肉放进锅里,母亲在炉膛里燃起劈柴。不一会儿,让人馋涎欲滴的肉香溢满厨房。但是我们也只能啃些骨头打打牙祭——肉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二十八,穿花花”。到了腊月二十八这天,大人们才把新衣服拿出来,让我们穿。这时伙伴们穿上新衣,在街上互相攀比。但是,我往往被伙伴们比下去:因为我家兄弟姐妹多,只能穿上粗布衣服。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过年的心情。有这些就足够了。

  “三十到,贴门对、吃饺子、放鞭炮”。贴过对联之后,就开始吃中午饭。中午饭是肉饺子和白馍。娘总说:“都累一年了,今儿的饺子管饱。”我的饭量特大,见到肉饺子,直到吃个肚皮溜圆,才放下碗筷。那时我就想,啥时天天能吃上肉饺子,就实现了共产主义了。不过,“三十吃一顿,初一吃一天”,多了是没有的。

  那时的除夕夜,没有电视,就是收音机也是稀罕物。傍晚,我揣着父母给的几角压岁钱,来到生产队的牛屋里,听大人们讲古(故事)熬夜,等待吃年夜饭、拾炮仗。

  半夜时分,鞭炮声猛然响起。我忙回到家里喝汤放炮。此时,红色蜡烛照得明亮的家中,几案上摆满了祭奠祖宗的香火和贡品,鞭炮已经挂在树梢。

  这时,满村里跑着大呼小叫、拾鞭炮的小伙伴们。我急忙放完自家的鞭炮、喝完汤,飞快地跑出门去,满村里拾鞭炮去了。拾鞭炮时,你争我抢,煞是热闹。等到天色放亮时候,鞭炮声渐稀,偶尔响起的炮声,是我们在点燃拾到的炮仗……

  每当此时,这一幕幕的往事便闪现在我的脑际,那时虽然生活艰苦,但苦中有乐。而今,过年只是一种形式。平时吃惯了大鱼大肉的我们,穿名牌,坐汽车。就是置办年货,一个集就全有了,有的甚至年夜饭也要到饭店吃。除夕,我们一家人在家里,看春晚、打电脑、聊天、发短信,相互祝福一番。孩子们趴在电脑旁,对穿新衣放鞭炮以及吃饭毫无兴趣。我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每当向孩子谈起,他们只是一笑:“爸爸,你老了。” 如今,吃西餐过洋节已成为时尚。我总在想:快餐式的文化果真要代替这些传统文化吗?也许,我真的老了。

作者:尚纯江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