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道苑 >> 地杰人灵
《道苑》

纸上襟怀比旭素 千年笔阵笑推陈

日期:2015-7-27   来源:2015年第23期《道苑》杂志夏卷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486

纸上襟怀比旭素 千年笔阵笑推陈

            ——李逸野先生草书艺术浅析

郭亚东

当代著名诗书画大家、书坛名宿李逸野先生,又名萧诗寒,别署羲皇上人、洪荒上人、周庄、十头先生等,重庆垫江人,年逾八旬,现寓居开封。先生早岁聪慧过人,先后以第一名考进垫江中学和重庆第一师范。重庆解放第二天即自动参军,参加黔东北剿匪。一九五一年赴朝作战,任新华社记者,负伤。转业后,一九五六年参加《开封日报》工作,任编辑,记者。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先生与客居开封的书家庞白虹先生相识,彼此视为知己,推求艺事,过从甚密。庞先生感叹他的才华,两次治印六方相赠以表欢喜之情。当然先生亦有诗文作答并:“记得当年在寺楼,先生一语动千秋。莫嗟治艺非年少,百炼成钢绕指柔。笔底鸿飞挥象管,胸中角徵奏刀头。年逾八秋身愈健,桃李臻臻出汴州”。

九十年代初期,有人仅以全国四届书展情况撰文发问:“草书何在?”。先生即以《草书在下》为题作答:只去对书展“已在坛上的花”稍作回顾,就断言没有好的大草书家是妄评。当然,先生对狂草难作也予以认同。先生认为狂草创作或者狂草书家的出现是要有条件的,以为一个人的书艺要达到历史上草书大家的相似高度,除了相应的客观诸条件外,也更应具备相应的主观诸条件,包括在技巧上磨练之精勤。如果主观的某一条件较差,如“少了些写诗作文的才学”,没有或缺少大欢喜、大悲哀、大愤怒、大痛苦、大恨、大爱、大彻悟、大解脱等情感经历或体验;没有大胆识、大气魄,即使做出更大的努力也会情不由己或情无所附,呼天抢地也没有用。先生还曾有文章带些调侃说,如果侥幸不死,三五年后再见。表示话已说出,就一定算数。

1994年先生撰文《向历史挑战》发表于《书法导报》,并附新作《王维诗卷》。表示《王维诗卷》的出现,已经开始了一个历史上的狂草无法涉足更不可能进入的新领域,而古代名迹所具有的一切优秀品格它都具备。

从《草书在下》一文始,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先生的狂草书艺愈来愈受到人们的推重和喜爱。有人多次撰文数易其稿欲推重先生均被谢绝。有诗赞曰:“大逸安然功利外,真情遍野撒珠玑。敢问世上题名者,纸上襟怀几人敌?”有人以“戛冰敲玉,遗世独立”赞誉先生;有人惊呼“狂生乎?狂生!”。当然亦有人撰文:李逸野先生的草书确实达到了“怀素之后第一人”的境地!

先生狂草艺术的特点:方圆互使,仪态多方,圆融劲健,飘逸虚灵而端庄流丽,格调古雅清新。先生的行书大字也最见功力:刚健朴厚,碑帖互参,起伏跌宕,奇峭峻丽。一般写草书者虽重使转,而失之点画精确,落入俗套。先生为增其草书之厚度,节律之劲挺,对《散氏盘》、《石鼓文》、《毛公鼎》、《嵩高灵庙碑》、《爨宝子碑》、《爨龙颜》、《石门铭》、《张迁碑》、《衡方碑》、《石门颂》以及颜真卿、米元章、倪元璐行草等进行过系统深入的研习,并择要归纳,融会贯通,使其书入古而能出新。

先生草书以怀素筑基,旁参黄庭坚、王铎笔意。“志在新奇无定则”,先生以清醒明鉴的历史观来审比怀素、黄庭坚和王铎三家之短长:黄王相较,若论笔力黄胜于王;若论变化王胜于黄。而两家在古瘦劲健畅达上,均又逊于怀素,狂草以怀素为最。先生用笔的特色是,圆笔与方笔交替运用的好,尤其注意绞、转、翻、折等动作的连续不断的运行。其独到的处理可谓领异标新,超迈古贤。若让先生自估,可在湘赣之间。李与怀素相较,怀素笔力胜于李,体势则相若,变化李胜之。然,李以为书法以用笔为核心,就总体而言,李不如怀素。有人以为李是“怀素之后第一人”确是的评。当然,艺术有排他性,自解和互评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激活评论还是有益于艺术的。

在草书的继承与发展上,先生认为,继承是基础,推陈是手段,发展与出新才是目的。继承传统是首要,因为书法艺术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代表我国艺术的本质特征。宗白桦说:“写西方美术史往往拿西方各时代建筑的变迁骨干来贯穿。而中国建筑风格的变迁不大,不能用来区别各时代风格的变迁。但书法则自殷代以来,风格的变迁很显著,可以代替建筑在西方美术史中的地位,凭借它来窥探各个时代艺术风格的特征。”

其次书法是我国独有的艺术,是我中华民族表达思想感情和审美情趣的重要载体,并有着丰富的历史遗存。在选帖临摹和研习上,李逸野先生都有独到的体会和实践。同时,先生认为,不但要加强历史文学修养,对其他门类艺术诸如绘画、音乐、戏剧、舞蹈等都要涉猎。不要只是写字。苏轼说:“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读书要包括社会和自然这两部书。当然,书法是一种高雅的艺术,一种难度很高的艺术,既要陶冶别人,又要陶冶自己。清心寡欲,不慕名利,不阿时好,肯下苦工,方可有期于成。

通过阅读先生的书法,可以窥见其对艺术理论的严肃思考与真知灼见,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也让人受益良多。先生首次提出了“以白统黑”理论,认为白比黑更重要,并身体力行,从而打破了数千年来传统理论的束缚,突破了“太极图式”循环论创作模式的局限。强调了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浑然的审美观,从大空间中构建了立体的创作模式,因而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必将影响未来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路径。有诗云:“空空色色色空空,空色本一心为宗。唯见天雨落凡尘,谁解晨露飞天境。”

“小技雕虫笔墨纸砚,大千世界天地人文。”这是先生自撰的一幅对联。毋庸讳言,在先生看来书艺虽是小技,然技乎于道,明于道,合于道则难矣。先生以审慎的眼光观照历史和现实,以非凡的胆识和气魄立下志愿,敢于跟古人比,敢于超越前人的精神难能可贵。我们要走近先生,还需要回顾总结先生的艺术创作历程。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先生撰文《向历史挑战》发表于《书法导报》,不管物议如何,先生自有定力,远离书坛,抱笃守志,心无旁骛,黎明即起,笔耕墨耘,精勤不懈,付出了一般人不能企及的努力和实践。这期间,先生还写出了《向历史再挑战》和《告别历史,结束挑战》等文章,用于自鉴和醒世。

先生说艺术批评不是简单的摘疵或厚此薄彼,关键是要有审慎的历史观,批评要严谨,推重要客观,道德操守为上。有诗云:“山高云蔽树,浪急水潜鱼。微月亦堪赏,光明在上都。”

先生曾经说过,他既不是大师,也不著名,没有堂皇的冠冕,更不是什么团体的铁腕人物,只是生在山沟里,长在荆棘丛,老在大家眼皮底下转悠的一位“措大”。孔子说:“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通俗点说一个人的修为能够影响到团体、社会乃至国家,才叫事业。当皇帝和作乞丐只是职业不同,孔子的立身处事说与列子的持身说是一个道理。

先生性情耿介,刚正热肠,心存大义,匹夫之责皆系国家。2000年,先生曾作为民间文化交流代表团成员之一访问日本。在日本某市长举行的招待会上谈及中日战争时,日方市长说,不会向中国政府道歉,可以向你们说对不起。闻听此言,先生仗义执言:政府和人民是一致的。你向我们道歉,也就是向中国政府道歉!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言毕,举座失语,展现了一个老艺术家的睿智机敏和风骨情怀及民族大义。

先生出身寒微,身逢乱世,家国贫弱。然先生不坠青云之志,求学报国,追求光明,以飞蛾扑火般的热情向往革命,遂赶学潮,参军,打仗,吃枪子,拉回河南,流落开封,终成残废。继忝五类之末,幸存史无前例之后。有诗云:“图穷误闯诗书画”,确是自况。悲哉?,幸哉?然先生忘却仇恶爱,远离权利名,一心治学,终成大功。寻找光芒的高度,让我们走近先生!

十年前,余有寄赠先生诗一首,今录于此,以作本文的结束:

开卷曾阅五经绝,投笔更震三军恐。

半世浮沉多情苦,万里征战一身空。

孤影时听长河啸,清音难和短柯鸣。

热血甘洒故国土,痴心总关华夏情。

高山积雪新月寒,碧海洪涛波未平。

痛哀狂暴连天起,名花香草几凋零。

得意新贵欺子贫,谁念宿将报国崇。

策马欲追太白去,怪石嶙峋遮前程。

残帖断碑砺毫锋,出神入化逸仙境。

轻荡柔翰墨池浅,独步华庭旭素惊。

高踞潮头仰天笑,浩气英风千古谁堪凭!

风吹浪打洗铅华,春去秋来益峥嵘。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鹿邑支行行长、中国书协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