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道苑 >> 地杰人灵
《道苑》

酒国诗豪石曼卿

日期:2015-7-27   来源:2015年第23期《道苑》杂志夏卷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1621

酒国诗豪石曼卿

胥茂森

 

鹿邑自古就被称为酒乡,不光因为有千年酿酒史,数百家酿酒作坊,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酒乡必有酒人,酒人必有酒事。自古至今流传下来的酒人酒事很多,石曼卿就是其中一个天马行空的酒国诗豪。

石曼卿是北宋的文学家、书法家,与杜默、欧阳修合称“三豪”。据史料记载,石曼卿,名延年,一字安仁,别号葆老子,祖籍北京,晋代时北京被契丹人占领,祖上耻为亡国奴,便举家南迁,落脚到今天与商丘毗邻的鹿邑县宋河镇定居。宋河镇自古就是盛产美酒的地方,在这周围几十公里,产生了宋河、古井、张弓三大中国名酒,生活在这里的人,以酒当饭,甚至早饭都用酒泡馍,至今仍有“宋河麻雀喝三两”的说法,就甭说长相魁梧高大的石曼卿了。

石曼卿不但长相俊伟,而且磊落奇才,诗风劲健,可惜才高八斗,屡试不第,虽有一次考中进士,可惜因为那次考试传出有“国考泄密”而受到牵连,他的中选又被废除了。三次落选,对石曼卿打击很大,他写诗道“仰天大笑出门去,独对东风舞一场”,发誓从此不再博取功名。皇帝宋真宗到鹿邑朝拜老子,无意听得鹿邑百姓为石曼卿打抱不平,这样的人才不用,大宋何以兴国?宋真宗当即派人私访,全面考察石曼卿。石曼卿祖上不当亡国奴,千里迁徙归顺北宋自不必说,其人才干得到公认引起真宗注意,回到京城汴梁,即封石曼卿为三班奉职。三班奉职是武官的阶官,属小使臣,为从九品下,差一点就没入流。文人当武官,石曼卿深知是皇帝的施舍,认为耻辱,自然是老大不情愿,就硬着头皮不上任。时任副宰相的张知白听说石曼卿不领皇恩,就急颠颠地跑去劝解:“赚钱啦!赚钱啦!羊肉买了送给妈,让她吃好喝好又睡好,开开心心享福吧!”曼卿想到含辛菇苦的家中老母亲,再看看自己工资预算表,三班奉职俸钱七百文,再加半斤羊肉的福利,可以让老母安享晚年,第二天,就上班去了。

上了班的石曼卿并不开心,总认为皇上施舍的饭碗代表不了自己的真本事,仍然借酒消愁,长年累月,酒量大增,但也每天必醉。

大凡喜好喝酒之人,都有相对固定的酒友,石曼卿也一样。他与一个叫刘潜的酒友最为要好。刘潜也是一个有志向而不得志的人,当过蓬莱知县,与石曼卿一样,极其孝顺。据说,一次刘潜正与石曼卿饮酒,下人突报其母猝死,刘潜扔下酒杯,赶回家中,奔赴母亲灵前,失声痛哭,一口气没上来,英年早逝,其妻看丈夫悲伤而死,也悲恸万分,当场哭死,后人评价,刘潜为孝而死,其妻为义而亡。话又扯远了。还说石曼卿和刘潜,两个怀才不遇的人总能说到一块,且酒量相当,常常相邀对饮。当时,石曼卿在海州任通判,刘潜在蓬莱任职。刘潜到海州拜访曼卿。曼卿到石闼堰迎接,没有下船,两人就喝上了。从傍晚喝到半夜,眼看酒要喝光了,码头又没有酒铺,他们见船中有一斗多的醋,就倒入酒中,一并饮了起来。到了第二天,酒和醋都喝了个净光。然后,两人相视大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加醋一坛也不多”, 石曼卿说,“走,回府上再饮”,看看,咱喝酒论杯,人家喝酒按天。还有一次,石曼卿听说汴京城里新张一家王氏酒楼,就邀请刘潜赴京喝酒。他们相对而坐,举杯碰盏,从中午喝到晚上,既不说话,亦无酒意。老板王氏以为是神仙下凡,连忙把家藏的美酒佳肴一并奉上,两人喝完以后,还是不说话,互相作个揖就离开了。第二天,京城就有闲人四处吹牛,说在王氏酒楼来了两个酒仙,乖乖龙个冬,青椒炒大葱,两人一共喝了八十坛酒才走。后来,二人又对王氏酒楼对饮,被王氏认出,一问京城的人才知二位酒仙原来是当朝的两位著名才子。

孔子在饮过宋河美酒后说,唯酒无量不及乱。石曼卿可顾不得这些,石曼卿曾供职于秘书省,秘书省和宋仁宗的大庆殿仅隔一道回廊。有一天,正值酷暑,石曼卿酒后酷热难耐,便在回廊睡下,仁宗上朝时石先生还在呼呼大睡,有人望见回廊阶下躺着一个人。仁宗走近后,此人仍一动不动,侍从们急去喝斥,欲叫醒此人让道,仁宗便问,此为何人?侍从说是石学士,仁宗用手势嘱咐属下,不要喊醒他,便从旁边绕了过去。这便是历史上记载的让皇帝绕路走的石曼卿。

宋仁宗为什么那么给石曼卿“面子”?还有故事为证,一是石曼卿提前十年就看到了军事防务的弊端,多次直言上书,皇上没有引起注意,十年后该发生的事发生了,后来,石曼卿募集乡亲十万人奔赴前线,取得辉煌战果;二是石曼卿虽然官职不高,但在当朝重臣中死党很多,诸如苏轼、欧阳修、范中淹皆是他的挚友。更为可怕的是,他被称为谪仙,具有李白酒仙诗仙之风。

看看他发明的非常独特的喝酒名堂,也会让李白吧为观止:摘掉帽子披头散发,戴上手铐脚镣喝,叫作囚饮;搬来木头酒桶,爬在桶边上喝酒,叫作巢饮;用苇子把自已包裹好,只把头露在外边,伸出脖子喝一口酒又把头缩回去,叫做鳖饮;夜晚不点灯,摸黑而饮,叫做“鬼饮”;饮酒时一会儿跳到树上,一会儿又跳到地上,说这是“鹤饮”,其狂荡放纵大都像这样子。酒醉之后,就躺到官署后面的小庙里,名之为“扪虱庵”。

难道石曼卿仅会喝酒吗?非也。饮酒后的石曼卿,书法尤佳,奇篇墨宝多得于酒后。一次,他坐船到龟山寺游玩,乘酒兴,卷毡而书,一挥而就,雄逸的字体四座皆惊,难以置信这字没有经过累月的构思,这也是《书林纪事》中评价他“正书入妙品,尤喜题壁,不择绝笔,自然雄逸”。其实,说石曼卿并非书不择笔,他喜欢写大字,独爱家乡刘家散卓毛笔。石曼卿的诗文书法深受欧阳修、范仲淹推崇。欧阳修曾经得到南唐后主的澄心堂纸,就让石曼卿以此纸书写了他的《筹笔驿》诗。好纸,好书,好诗,又有刘家好笔,集于一体,这件作品被欧阳修奉为“家宝”。他的书法作品,颜筋柳骨,气势非凡,被后世视为神物。

生活中的石曼卿,也不乏幽默与诙谐。一次,他从报慈寺出来,驾车的人突然失控,马受了惊,把石曼卿摔到了地上。街市上的人纷纷过来围观,猜想他必然会大声责骂驾车人。石曼卿却轻轻地抽打了一下马,对驾车的人说:“幸亏我是‘石学士’,如果是‘瓦学士’,可不就摔碎了么?”还有一次,在海州任职时,酒后命令属下上山捡了很多核桃,然后用弹弓与属下一起到无人的山放弹弓,打核桃放向山坡,几年后,桃花遍布山谷。

就这样一位文韬武略的大才子,得到仁宗的赏识,打算重用,对辅政大臣说,希望延年戒酒。石曼卿深感皇恩浩荡,从此滴酒不沾。可是,没过多久,这位奇才成疾而卒。

石曼卿死时四十八岁,欧阳修为他撰写了《石曼卿墓表》。葬于老子故里太清宫西边的隐山脚下,从此成为一名真正的隐士。

(作者系河南省鹿邑县政府办公室综合科科长)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