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道苑 >> 文化长廊
《道苑》

乡间鸟事

日期:2015-8-18   来源:  【 】 【打印】 【关闭】 查看次数:646

乡间鸟事

苟志平

 1

居所临山,山野多鸟,闲暇之时骑着自行车去看白鹭鸣天、孤鹜照水,真可谓“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长在耳东西”。赏鸟之趣,在听,在观,在一起一落、霞舞凤翔之间。

爱鸟使人愉悦,烦恼三千常常在啁啾之间烟消云散,怪不得古人都在郁郁不得志时辞官挂印归隐山林。庙堂之高,谗言污耳;山野之大,鸟语本真。陶渊明归园田居之后,陪伴他的不再是案卷文牍,而是飞鸟嘤嘤:“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苏东坡一生仕途坎坷,几经贬谪如飞鸟迁徙,因此他更加懂鸟、爱鸟。他在《鸟说》一文中写到:“吾惜少年时,所居书室前,有竹柏杂草,丛生满庭,众鸟巢其上。武阳君恶杀生,儿童婢仆,皆不得捕取鸟雀。数年间,皆巢于低枝,其可俯而窥也。”无独有偶,唐代诗人白居易也有一首诗这样写道:“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爱鸟之心跃然于表。

其实不光文人雅士爱鸟,寻常百姓也爱鸟,在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许多民间歌谣都是劳动人民创作出来的,其中写鸟的数不胜数。《关雎》冠于305篇之首,第一句便是关于鸟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该诗以河州上的雎鸠鸟起兴,写出对爱情的美好追逐。几千年下来,关雎鸟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但追求真爱却成为了永恒主题。诗三百中出现鸟名的就有30篇,可谓处处闻啼鸟,“黄鸟于飞,集于灌木”中的黄鹂,“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中的鸠,“鹳鸣于垤,妇叹于室”中的,“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中的燕子,还有雉、雁、鹑、鹈鹕、、鹤、鸳鸯……翻遍诗经,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鸟无数次飞过我们的脑海,栖落在遐想的枯枝上。因为它们,诗三百不再是枯燥的文字,而成了灵动的乐章。

2

故乡山多树多,鸟自然也就多。老屋窗外一年四季都是唧唧喳喳的。春天是“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夏天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秋天是“长空雁过声啾啾”,冬天是“草枯鹰眼疾”;入夜有“明月别枝惊鹊”,雨天有“微雨燕双飞”。很多鸟虽然我都认识,但至今不知道它们的名字,老人们大多是根据它们的叫声来命名所见到的鸟的。后来翻阅资料才渐渐知道,飞翔在故乡上空的鸟儿最常见的雨燕、麻雀、喜鹊、杜鹃、岩鸽、柳莺、红嘴山鸦、鹧鸪,等等。

众多鸟中最漂亮的要数戴胜鸟了。戴胜又名胡哱哱、花蒲扇、山和尚、咕咕翅、鸡冠鸟,家乡人称它为“洋哱哱”,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它长得足够洋气和时髦,它头顶五彩羽冠,像个骄傲的公主,永远一副高傲不可侵犯的样子,是鸟中的王室。

最讨人喜欢的当属火恋伴,它不仅叫声好听,而且小巧玲珑,红棕色的腹部羽毛像穿了一件红色燕尾服,倘若离得很近,立刻会被它优雅的舞姿所吸引。火恋伴在庄稼人眼中地位很高,它是益鸟,专吃害虫,所以得到了农人更多的呵护。火恋伴也是象征友谊的友谊鸟,因为它的名字里就有“伙伴”两字的谐音。儿时上学的路上和放羊的坡上总会有它的身影,它见证了山村孩子嬉戏玩耍的童年。

小时候我们家的门洞里就养着一只火恋伴,因为它一只腿不小心摔断,奶奶帮它包扎好后,就在门洞里用杂草为它铺了个窝。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去菜园里捉菜叶上的小青虫去喂它。久而久之,它和我有了感情,每次看到我时总是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说着我听不懂的鸟语。可一天我回家后发现巢穴里空空如也,知道它是飞走了,心中未免失落,但想到它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可以尽情翱翔,寻找自己的伙伴和家人,心中也就释然了。现在那个空巢还留在那里,仿佛被掏空的记忆,布满蛛丝和灰尘。后来我在生物书上看到它有一个优雅的学名,叫北红尾鸲。

如果说起最讨厌的鸟,无疑是麻雀了。在童年嗜睡如命的岁月里,每天把我叫醒的不是大公鸡,而是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故乡最多的鸟就是麻雀,它们常常成群结队地在树上憩落。谷场上无论谷子还是麦子,它们一点都不挑食,直到人走近时才呼啦一声飞走,不多久又落下来,最令农人头疼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麻雀被划为四害之一,所以是人人喊打,尽管后来平反了,但还是不讨人喜欢。小时候常常用弹弓打麻雀,掏过的麻雀窝也是不计其数,我们也曾像少年闰土一样,用秕谷做饵,在雪天支起竹筛逮过麻雀,现在想起时仿佛还能听到麻雀的哀鸣。

3

还有很多鸟是不知道名字的,但它们背后的故事却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端午刚过,地里的麦子还未全黄,“算黄算收”的叫声就传遍了大地。“算黄算收”也算得上是鸟语中的方言,翻译成普通话就是边黄边收,地里的麦子一边成熟一边就得收割,收割晚了麦穗就要掉了。相传很久以前有个书生精于农技,收割播种村里人都愿听他的。一年他上京赶考,计划麦黄时赶回,但路上延误,同村人苦等不见,最后麦子都在地里坏掉了。等他赶回时,同村人都已饿死,他悲痛过度,死后便化作一只鸟在麦黄时嘶哑地叫着,提醒农人麦子慢慢黄了就要慢慢收割。“算黄算收”其实就是小杜鹃,又叫四声杜鹃,叫声特点是四声一度,叫声好像是“算黄算收”,它和报喜的喜鹊一样,是农人心目中的福音鸟。

“姑姑等”在故乡是数量仅次于麻雀的鸟,它们经常黑压压地飞过屋顶,落在房脊上,和房脊上的石兽石鸽杂混在一起,别有一番情趣。看过《神雕侠侣》后,我总觉得“姑姑等”这种鸟是杨过的化身,在小龙女隐匿绝情谷底的16年里,他总是很凄凉地叫着“姑姑等”。后来我才知道它背后的传说比杨过和小龙女更加凄婉动人,关于“姑姑等”的传说有很多,其中有两种最为流传,一种是史书上记载的,一种是民间流传的:史载商周时灵台横渠有一哑女,面丑,满头秃疮,父母早亡,需要哥嫂照顾。大嫂贤惠,善待吃穿,二嫂刻薄,动辄打骂,还让她拧了十六年麻绳。哑女一直和大嫂的女儿感情甚笃,经常与小侄女一起玩耍。一日,一白发仙翁来要接走哑女,电闪雷鸣之间,哑女把“秃疮盔”扔进大嫂的衣襟,二嫂却一命呜呼了。小侄女见姑姑要化仙而去,悲恸不已,哭喊着“姑姑等、姑姑等……”。后来小侄女发现哑巴姑姑留给母亲的头盔面罩全是纯银的。哑女化作了海龙圣母,而其侄女的幽灵则化为山鸟姑姑等;另一个是民间传说,相传远古时有姑侄俩在山上修道多年,即成正果,俩人约定鸡叫时分升天。姑姑却让侄女先去擀面,存心不良的姑姑却背着侄女偷偷升天了。侄女擀完面发现姑姑已升天去了,便不停地喊叫“姑姑等,姑姑等……”可终未能追上姑姑,匆忙之间侄女只扎了一条腿带,所以姑姑等这种鸟的一条小腿上长有羽毛,另一条腿上没有羽毛。“姑姑等”形如灰鸽,很多人误认为它是就灰斑鸠。

麦黄时节,总有一种鸟叫着扎心。儿时奶奶曾告诉我,麦子黄了全家人都得下地干活去,哭闹的孩子不愿意妈妈离开,老人就吓唬孩子说外面的鸟在叫“扎娃”,是在告诉人们不听话的孩子就得用针扎。一听要用针扎,孩子都老实了,妈妈也可以安心下地干活了。有的地方也把这种鸟叫做“杀娃”,意思是不听话的孩子要统统杀掉,这种说法威慑力更强,当然这只是哄孩子的一种方式,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杀掉呢。而我更愿意相信这种鸟的另一种称呼“苦娃”,这种称呼是无意间一本书上看到的,意思说麦子黄了父母得下地干活,就苦了在家的孩子了,这种说法更温馨一些。传说“苦娃”鸟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个穷苦人家的小媳妇冤死后的灵魂化成的。由于过去的日子很穷苦,“苦娃、苦娃”的叫声也正好道出了农人的心声。“苦娃”是杜鹃鸟的一种,由此我想起了杜鹃花的传说,古代蜀地有个名叫杜宇的国君,号望帝,在位期间他手把手地教导农民种地,很得人心。后来被奸臣害死,冤魂化为杜鹃,夜夜鸣叫,其声悲切,以至于泪尽而啼血,而啼出的血便化成了杜鹃花。或许“苦娃”鸟正好成了人们缅怀望帝、祈求安居乐业的一种寄托吧。

走过花鸟市场,看到形形色色的鸟笼里的那些鸟儿,它们被自诩为爱鸟的人们囚禁着,它们能看见树叶,却看不见被树叶遮挡的蓝天。名士郑板桥在给堂弟的信中写到:“平生最不喜笼中鸟,我图娱说,彼在囚牢,合情合理,而必屈物之性以适悟性也!”说的很好,关在笼里的不是鸟,它只是无聊人手中的鸟形玩物,即使将笼中的鸟放归,它们也无法找回它们自己水草肥美的前生。

 

                  (作者系合资企业管理人员)

版权所有:中华老子网    主办:河南省鹿邑县老子文化研发中心    豫ICP备08105558号
联系电话:0394-7188709 传真:0394-7223336 Email:lylaozi@163.com
地址:河南省鹿邑县紫气大道中段行政服务中心三楼 访问量:counter